用户 密码
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方城电视台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在方城
  • 方城的秋天

  • 时间:2018/9/19 11:31:09 来源: 作者:董振群 点击:1850
  • 立秋和处暑明明是秋天的使节,却把自己隐匿在三伏里,就如同一个成功的卧底,完全以夏天的炎热面目出现,让人们打心眼里没有认可秋天的到来。
    白露前一天,一场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的绵绵细雨过后,晨昏骤凉,白昼明显短了一截,嚣张了一个暑期档的太阳,脾气突然地就小了许多,气焰大不如前。务实的方城人这才看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心服口服地说:“哦,秋天真的来了。”
    地处北亚热带与南暖温带气候交界处的方城县,四季分明,温热适中,最舒服的时节就是二八月份;相对于二月的乍暖还寒,八月的秋高气爽更能让人品味到季节赐予的大美和奇妙。久居在市井的人,只会感叹“天黑的早了”,可对沉迷于山水的我们而言,一年中最适宜出行的黄金季节来了,方城的大美一览无遗地展现在眼前,已经让人目不暇接。
    望花湖,因一段哀婉凄凉的爱情故事而令人向往。秋风送爽,天青水澈,“望湖楼下水如天”(宋·苏轼)的诗情画意,让人心生通古博今的豪迈与奔放。这一池碧水,分明就是的方城的明目善睐,“十里风车当空舞”的风力发电机组,在秋风中转动自如,恰如她风情妩媚的芊芊睫毛,置身其中定会恍然大悟:这不正是唐诗里的“一双瞳仁秋水”(唐·李贺)吗?!
    只不过白露时节抖落了一场秋雨,黄石山,七峰山和大乘山就纷纷褪却了夏装,渐次地展露出层林尽染的伟岸身姿。“况属高风晚,山山黄叶飞。”(唐·王勃),毫无争议,黄色是方城秋天的主色调,方城的黄色又以银杏的黄叶为烘托。七峰山大店村的夫妻银杏,大乘山普严禅寺门前的两棵参天银杏,以及黄石山脚下的银杏,都是千年以上树龄的“老寿星”;其中,黄石山的银杏树干,需八个成年人才能合抱,树冠张开直径六十余米,远观如林,丰收的年份一棵树就能摘获一千多斤银杏果,被当地人传为佳话。
    黄金梨入主方城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发展势头之迅猛令人刮目相看。方城的秋天,能给方城人带来真金白银的,还就属这一块又一块,一垄又一垄,一树又一树,一个又一个的金疙瘩了。独具慧眼的博望人引种黄金梨落户方城,自从2008北京奥运会成为运动员指定水果之后,方城黄金梨声名鹊起,一果难求,很快在所有乡镇落地生根,发展成为了致富一方的支柱产业。柳河的万亩木瓜园与遍地开花的黄金梨相映生辉,把方城的秋天熏染得金果飘香,飞黄腾达。
    乌桕和黄楝树,在大山里不显山不露水地猫了一个夏天,白露一过,他们就悄悄地玩起了魔术,仿佛是从西天边扯下一片晚霞披在了肩头,一夜之间满树的叶子由绿变红,幻化成了山坡上,山沟里,陡崖边最夺目的色彩,就像唐诗里,满溢在夜光杯中那一盏又一盏的葡萄美酒,只需远远地看上一眼,就把整个情绪都灌醉了。
    相比之下,山楂和山枣果子的红色显得零碎和暗淡了许多,这是因为他们生长在林木的下层,不走近就难以领会:这一树树野果子,挂满枝头时,对于季节的虔诚;虽然自生自灭,花开果落也不曾有人欣赏,可他们依然年复一年地让生命如约绽放。
    满山坡的柴栗子树,是方城山中毋庸置疑的“土著居民”。他们不仅是方城人取之不尽的烧火做饭柴草,而且修房盖屋,烧炭,种香菇,养蚕……就连老树根,也能加工成价值连城的艺术臻品。虽然浑身都是宝,默默无闻地为方城人奉献着一切,却从不苛求回报。年初,他们早早地拱出嫩芽,向人们报告春天的消息;然而,只待一场秋雨或一阵秋风,就早早地将身上的叶子,一片又一片地铺在山坡上,期待着在雨雪的陪伴下腐化为泥土,为来年的繁荣蓄积着充足的养分和能量——他们的普通和无私,岂不正是方城人的性情写照吗?!
    倘若走进大山深处,方城就会把秋天的大美毫不保留地呈现在你的眼前。穿行在密林深处,白色的杜鹃花、马兰草,紫色的胡枝子,黄色的龙芽草,蓝色的桔梗遍地开花,定会让你仿佛置身于春天一般。白露当天,与一株又一株盛开的杭子梢不期而遇,他们一丁点也不计较这是在中秋时节,依然开的那么娇艳和任性,我不禁随口赞曰“蒹葭苍苍寒露白,红花笑对秋山开。疑是春草爱私奔,流落此间忘情怀。”表达对方城秋天的由衷赞美之情。
    “高松来好月,空谷宜清秋。”(唐·李白《寻高凤石门山中元丹丘》)唐朝时,大诗人李白因为好友元丹丘,在一个“清风生虚空,明月见谈笑。”(唐·李白《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》)的深秋季节莅临方城,一连数日畅游方城的山水之间,和精通道教玄学的好朋友促膝长谈,顿生“茫茫大梦中,惟我独先觉。”(唐·李白《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》)的人生感悟。“遥思蒹葭际,寥落楚人行。”(唐·王维《送方城韦明府》)方城的秋天在唐代诗人王维的想象之中,空旷而又寂寥。“露湿桑麻气,云蒸禾黍天。野人(农夫)逢太守,控马说丰年。”(明·许天叙《早出城东》) 这是明朝时的“县委书记”许天叙,亲眼所见,亲身所感的方城的秋天,在他的笔下这里民风淳厚,五谷丰登。
    眼下的季节,若不去方城踏秋访古,确实是方城人的一大憾事。漫步小顶山的黄石桥上,仿佛能听到黄石公授书时,对青年才俊张良的殷切叮咛;大乘山的护国普严禅寺,是唐朝时“十三棍僧保唐王”其中两僧的分封地,站在门前高高的千年银杏树下,任由黄叶纷纷掉落到肩头,当年僧兵演武时的呐喊隐约在耳边回荡;七峰山的楚长城以及高高的烽火台,从春秋战国绵延数千年的历史时空里走来,狼烟飘散,鼓角远去,可“沙场秋点兵”的恢宏气势,千百年来竟不曾褪却。
    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这是当代人的精神追求;可是,如果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到处都是“诗和远方”。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方城人,能把方城的秋天读懂、读透也绝非易事。方城的一草一木,真诚地向你敞开着怀抱,又何必贪恋远方的山水呢?

全部评论

友情链接

方城手机台
安卓版
苹果版